发布日期 2020-01-25

出身名门,历经半世磨难,却一生保持精致生活,晚年却说:活够了

原标题:出身名门,历经半世磨难,却一生保持精致生活,晚年却说:活够了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库切,也忍不住在《纽约时报》上写:“在人的水平上,她的回忆录最伟大的可贵之处,在于她对自己,抵抗心理和身体的压力的记录。”

郑念:一位真正的贵族名媛

福楼拜曾经说过一句话,仿佛就是形容郑念的一生:“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个贵族,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

郑念出生于1915年的1月28日,她原名姚念媛,祖父姚晋圻,曾是翰林院的庶吉士,参与过戊戌变法,曾任湖北教育司的司长。

她的父亲姚秋武早年曾留学日本,在辛亥革命之后于民国革命海军舰队任职,少将军衔。

如此家境出去的郑念,无疑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名媛。

在当时名流云集、名门望族的天津,上流社会已然兴起。许多名媛出入交际场合,大出风头。而《北洋画报》更是启用了富家女子做封面,将这股名流之风推向高潮。

作为家世显赫且天生美貌,还读书于天津南开中学的郑念,便曾四次登上了《北洋画报》的封面,一度成为京津地区的“风云人物”。

但是郑念并没有因此而沉迷于上流社会的奢侈生活之中。她自幼懂事,聪明,听从了家中安排,考上燕京大学之后就出国了。

她就读于与牛津、剑桥齐名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并且取得了硕士学位。

从夫妻恩爱到美梦破碎

20岁时,她与同学院读博士的郑康琪相恋并结为了夫妇。亦是为纪念丈夫,她才改姓郑。

1948年时,郑念带女儿回到了上海。后丈夫因病去世,她不得不担起了一个家庭的责任,同时还要处理丈夫留下的工作。

家是丈夫去世后,她与女儿的避风港。

在当时的上海,人们流行着穿中山装和列宁装,刻意而简朴,而生活情趣则被视为封建造作。

但郑念却依旧穿着旗袍,家里布置的精致温馨,在她的个人回忆录《上海生死劫》中对自己的房子这样写道:

“窗上有帆布篷遮,凉台上垂挂着绿色的竹帘。 就是窗幔,也是重重叠叠,有条不紊地垂着。沿墙一排书架,满是中外经典名著。幽暗的灯光,将大半间居室,都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但白沙发上一对缎面的大红绣花靠垫,却还是鲜亮夺目,扎眼得很。”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一场风暴很快就要来临了。

锒铛入狱,却隐藏不了骨子里的高贵

在1967年,郑念因被认为过奢华的生活,是走资本主义路线,加上她长期在跨国公司任职,以间谍嫌疑被关进了监狱之中。

从此,郑念这一场近七年的监狱之灾开始了。

在监狱之中,郑念受到了无数次审讯和拷打,想要逼迫她认罪,承认自己的间谍身份。尽管她遭遇了多少非人经历,她却始终不曾妥协。

尽管在这个混乱的年代,已经有无数人被批承认“罪行”,“揭发”了自己身边的人,但她却始终坚持自己。

即便这样,她也无法忍受白天里牢狱中四处可见的肮脏。

她向管理员提出了希望能有水打扫牢室,要求自然会被驳回。而每当之时,她便振振有词地背诵着毛主席语录:“以讲卫生为光荣,不讲卫生为耻辱”。

她每天都会将布满了尘埃的窗玻璃仔细擦拭,以便阳光能够透过玻璃照射入室;她会用饭粒当浆糊,将手纸贴在了沿床的墙面之上…

在满室脏乱之中,她仍坚守自己的干净和原则,活出了一代名媛真正的样子。

直到1973年,她被无罪释放,然此时的她已经年近花甲,并且还带着一身的疾病。

尽管这样,她仍然乐观,直到她得到了一个痛苦的消息——她视若珍宝的女儿已经离世了。

1980年,郑念因爱女离世而远赴美国,决心余生不再踏入中国——这个心碎之地。

后来,因在浴室摔倒的郑念被送往了医院,当她得知了她自己最多只有一年的寿命时,她没有丝毫悲伤痛苦。她只说一句话:“我已经活够了,我要准备回家了!”

数月之后,即是2009年的11月2日,郑念在美国华盛顿去世,享年94岁。而她的骨灰也遵循其遗嘱被洒在了太平洋里,冀以与丈夫女儿重聚。

小结

有的人高贵浮于表面,而郑念女士却将高贵融入进骨子里。即便年逾古稀,活得更加从容、优雅,她当得起真正的贵族名媛。

参考资料:《纽约时报》、《上海生死劫》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