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1-29

五大科技股主导下的标普500投资者该如何主动求变提前避险

原标题:五大科技股主导下的标普500 投资者该如何主动求变提前避险

标准普尔500一直被认为是代表着美国广泛领域企业的指数,为指数投资者提供了一种有吸引力的方式来分散资金。

但现在,情况已不再是这样了。

随着大型科技公司纷纷在本周公布财报,该行业的主导地位开始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其中,美国市值最高的五家公司——苹果、微软、Alphabet、亚马逊和Facebook如今占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7.5%。这意味着,被动地将资金投入这一最受欢迎交易所交易基金SPDR S&P500 ETF的投资者如今正在大举押注美国科技公司,尽管这或许并不是他们的本意。

摩根士丹利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这样的高比例是史无前例的,包括在科技泡沫时期(也没有出现过)。”

目前来看,这一现状让被动投资者受益匪浅。标普500指数去年攀升31%,是自2013年以来最佳表现。其中,占该指数4.9%的苹果股价在2019年飙升了86%,而占基准指数4.6%的微软跃升了55%,当你从两家占标普500指数近10%份额的公司获得这样的收益时,就没有什么理由继续抱怨了。

主要开发交易所基金产品的REX Shares公司总裁斯科特·阿切克(Scott Acheychek)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达到巨型市值的状态,他们将主导着最终的投资。(因此)我一直在敲打桌子,恳求人们了解自己在投资什么、你的产品里究竟有什么以及你在寻找的是什么产品。”

可以预见的是,持续了十多年的牛市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无论是国际贸易紧张局势、政治不确定性,还是不可预见的战争等,市场在经历了如此长时间的反弹后都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下滑。其中,科技股往往是最不稳定的,因此导致股指巨大涨幅的同样动力可能也会导致产生巨大损失。

此外,科技公司们还面临着独特的威胁,因为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正在仔细审查他们所认为的反竞争行为。

对此,CNBC就投资者应该如何重新调整投资组合,以避免对大型科技公司如此大的敞口提出建议:

1.等权投资与市值加权投资

标准普尔500指数是以市值为权重的,这就是为什么五大科技公司对该指数具有如此戏剧性的影响力。该指数范围内企业的总市值为27.3万亿美元。苹果和微软的市值均超过1万亿美元,亚马逊和Alphabet则紧随其后,市值均超过了9000亿美元。

但标普500也提供了一种对每个类别进行平等估值的方法,因此无论是苹果还是美容产品制造商科蒂(Coty,其市值只苹果的1%)。标普500等权重指数都给予每只股票0.2%的权重,这消除了基于苹果和微软表现而出现大亏损(或获得大回报的机会)的风险。

标普道琼斯指数(S&P Dow Jones Indices)董事总经理兼指数投资策略全球主管克雷格·拉扎拉(Craig Lazzara)表示:“如果财务顾问对科技股的权重感到不舒服,他们完全可以使用等权重指数,我们的(指数)产品很好地反映了现实情况。”

目前投资者对等权投资战略的抱怨之声并不多,在一年期、三年期、五年期和10年期的基础上,市值加权投资的表现则更好。根据ETF.com网站的数据,截至去年,SPDR ETF是该类别中交易最活跃的证券,而等权投资ETF则没有跻身前15名。

注册财务规划师、蓝海全球财富公司(Blue Ocean Global Wealth)首席执行官玛格丽塔·程(Marguerita Cheng)表示,她已建议退休账户客户将一些资金转移到等权投资基金中。

2.专业技术投资

REX Shares的阿切克表示,投资者对科技股表现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兴奋,他们要求有更多的方式进入该行业,而不再是仅仅挑选一、两只股票。

奈飞(Netflix)、特斯拉(Tesla)和英伟达(Nvidia)都是标准普尔500指数中除五大股之外的热门科技股,而中国的阿里巴巴和百度则因为不在美国注册而不在该指数中。对此,阿切克推荐了一种名为Fang+的投资组合,该组合将上述五家公司与五大科技股结合起来,并给予每只股票10%的权重。

去年年底,REX Shares推出了一种交易所交易票据,类似于ETF,但结构更像是债券而不是股票,以跟踪Fang+的表现。

阿切克说:“如果你想玩科技股、进行资产配置,你就应该交易纯技术产品。这一指数涵盖了‘人们所知道的10个最有名的名字’,它所提供的正是人们想要的。”

近年来,其他主题产品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包括一些专注于云计算的ETF,为Salesforce、Twilio和Shopify等公司提供了敞口。2018年,贝塞默风险投资公司(Bessemer Ventures)推出了成立五年的“贝塞默云指数”(Bessemer Cloud Index),并与纳斯达克合作创建了一个基准指数,“旨在跟踪主要从事向客户提供云软件的新兴上市公司业绩”。

财富管理公司PagnatoKarp首席执行官保罗·帕格纳托(Paul Pagnato)表示,自己的策略之一是将被动管理与基金经理结合起来,这些基金经理通常积极关注基因组学、3D打印、自动驾驶汽车、云、互联设备和金融技术等新兴领域的领导企业。

当然,帕格纳托并没有减少对科技股的资产配置,而是希望为那些在标普500指数中没有得到充分代表的公司和领域提供更多准入空间。

3.ESG概念基金的变革

去年,投资者蜂拥至专注于可持续能源和公司治理的基金,或称为ESG概念基金。根据晨星可持续发展研究主管乔恩·黑尔(Jon Hale)去年11月的一篇博客文章,2019年约有177亿美元流入了专注于可持续发展的开放式基金和ETF,该金额是前一年全年的三倍多,创下历史纪录。

股东们要求公司认识到环境和社会问题的重要性,他们发现自己可以在不牺牲回报的情况下瞄准自己的投资方向,并产生了好于平均预期的结果。

财务顾问克里斯蒂娜·克拉姆利奇(Christina Kramlich)表示,她的公司Chicory Wealth已经建立了一个公司投资组合,这些公司在通过ESG筛选时拥有很高的分数。她说,由于很难找到符合这一标准的外国公司,因此该投资组合中的大多数公司都在美国,他们专注于限制化石燃料的使用和生产,同时改善内部多样性。

克拉姆利奇说:“我此前一直对使用ESG筛选持非常怀疑的态度,但结果却让我印象深刻。”

不过,以上所有这些都不能认为大多数投资者和财务顾问正在抛弃标准普尔500作为自己实现股票持续回报的最佳基准指数。

毕竟,大型科技公司变得越来越大是有原因的。该类别中的公司在快速增长的市场拥有主导业务,并正在吸收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和企业支出。财务顾问有责任让他们的客户适应指数的新动态,但这并不意味着让他们远离科技股。

“多长时间以来,人们一直在说‘科技股被高估了’这样的话,但它却仍在继续走高”Allworth Financial首席投资官安迪·斯托特(Andy Stout)说道。

斯托特补充说,根据收益,从市值的角度来看,科技股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权重并不算太离谱。

“我们不会进行任何形式的大规模主动押注,试图对市场进行计时,亦或试图进入、退出科技股。通常情况下,人们都会因此被弄的焦头烂额。”

来源:金融界网站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