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2-13

观察|娱乐圈“战疫”公益众生相:捐赠名单不断拉长,韩红和“饭圈女孩”成“顶流”

原标题:观察|娱乐圈“战疫”公益众生相:捐赠名单不断拉长,韩红和“饭圈女孩”成“顶流”

来源: Vlinkage(ID:vlinkage)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中国人民一直在众志成城的面对一个话题,那就是“战疫”。

娱乐圈也是一样,在经历了电影撤档、剧集延拍、演出取消等打击之后,文娱行业的从业者们主动承担起了应负的社会责任,明星们纷纷捐款捐物,支援一线疫区。与此同时,这些明星的粉丝后援会也没有因为偶像减少营业而“赋闲”,而是和偶像一起积极做公益,用自己强大的“战斗力”刷新了公众的认知。

明星与粉丝一起,形成了当下娱乐圈最动人的“战疫”公益众生相。

明星花式“战疫”

韩红C位出圈

自疫情爆发以来,影视行业肉眼可见的收到了巨大的冲击,明星作为平日里最受关注的类群,大部分已经完全停工,或者非常谨慎的进行一些“云”营业,比如直播等。除此之外,在各省市医疗物资相继出现短缺,向社会各界寻求支援的关键时刻,大量艺人开始走上了抗疫公益行动的最前线,尽最大努力发挥出自己作为公众人物的力量与价值。

在这次公益行动的形式上,艺人们主要行动有三种:捐款、捐物、拍摄公益短片,配合卫计委、各省市进行宣传推广工作,鼓励并安抚大众。

捐款是最快捷、最直接的一种形式,作为武汉人的朱一龙,在疫情大面积爆发之后,多次公开表示自己非常关注家乡的安危,并向武汉慈善总会捐款100万。同样身为武汉人的王凯以自己公司得舍影视的名义捐出200万,低调地为家乡做贡献。还有导演刘江夫妇,黄晓明与Angelababy夫妇,前后分别捐款100万,黄子韬向武汉慈善总会捐出100万,等等……

除了捐款之外,还有的艺人考虑到疫区最实际的需求,亲自采购物资发送到最需要的地方,日本艺人矢野浩二在日本采购了13万只口罩,捐赠给武汉有需要的人;胡歌向武汉市儿童医院捐赠了一百台空气消毒机,和近百万的物资;胡海泉从海外“人肉”带回了16万口罩支援武汉;安以轩老公陈荣炼捐赠了2000万港币和十万个口罩;肖战向武汉的医院捐赠了紧缺的呼吸器;好久不在公众视线中出现的周杰,则独辟蹊径的捐献了两万斤大米……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以上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在凤凰网发布的明星艺人捐赠统计名单中,我们能够看到,大半个娱乐圈都已经行动了起来,截止到2月8日,已经募集到金额超过5亿7000万,并且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增加中。

当然,在这次有关疫情的公益行动中,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名字,那就是韩红。在疫情开始后湖北红十字会的各种“操作”被频频质疑时,韩红基金会募集到的第一批物资已经到达武汉抗疫前线,透明度和落实速度都让网友大加赞许,韩红和她背后公益组织的相关话题瞬间在微博、抖音各种公众平台刷屏,成为了绝对的“顶流”。

其实韩红对公益事业的不遗余力不是从这一次疫情才开始的,08年汶川地震。10年青海玉树地震,甘肃舟曲地震并发泥石流,11年盈江地震,每次韩红都立即响应,捐款捐物,参与救援。同时,韩红基金会也一直关注着偏远地区的医疗卫生建设,进行了9年的“百人援藏”已经成为了明星公益中最“闪亮”的“品牌”之一。

截止到2020年2月1日,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已经募集善款2.7亿多,超过100位明星通过该基金会捐款。60多万只医用外科口罩、25万双医用手套、5000多包消毒湿巾和2000套防护服抵达了武汉仓库,并有56家医院已经接收到了医疗物资。

近年来,国家对明星收入的监管红线不断提升,他们作为高收入群体也逃脱不了大众密集的审视,在这种社会大环境之下,明星以做公益的方式提升口碑无疑是一件“双赢”的好事。

作为有巨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他们本身就需要履行不可忽视的社会责任,因为他们不仅仅能够利用自身的力量去帮助别人,还可以呼吁大众关注公益,凝聚更多人参与到公益事业中来。

所以,我们也不必质疑他们的行为是否“纯粹”,是否有沽名钓誉之嫌,毕竟这件事情的结果是极其有意义并正能量的。

氪得了金做得了公益

“饭圈女孩”扭转路人缘

在这次支援湖北的行动当中,娱乐圈中除了明星之外,还有一个异军突起的群体受到了网友广泛的好评,那就是“饭圈女孩”。她们在公益中展现出的严密的组织性、高效的行动力都让大众“惊叹”。甚至在疫情突发之后,这些粉丝的反应比明星本人还要迅速,主动减少娱乐导向宣传,把重点放在公益物资的筹措上,冲在idol前面对疫区进行捐助。

例如,朱一龙的应援个站早在1月21日就已经行动起来,协同包括中国发展网、妇联、共青团在内等数十家公益机构联合共建的“能量中国”,在微博微公益平台发起“居沙成塔,健康湖北特别活动”。该活动20分钟就筹款近18万,22日已经将20万个口罩,9万片酒精消毒片和2000瓶洗手液发放到位。

除了朱一龙粉丝之外,近两年人气最旺的流量艺人的粉丝们也都没有“隔岸观火”。据网络不完全统计,蔡徐坤的近30个粉丝站都为疫区捐赠了款项和物资;肖战粉丝共计筹到善款138万余元,口罩、医用手套等必需品也在持续送达中;王一博粉丝筹集到善款92万余元,还向广州钟南山教授处捐赠酒精棉片10万片、医用橡胶手套1万副;李现粉丝站“野生输出·发电机”捐赠善款33万余元,分别将5000个一次性医用帽子、50000片酒精棉片、85000双一次性手套、25000双鞋套、2000只一次性医用口罩、1000件一次性手术衣、1600个护目镜送往荆州市、黄冈市、松滋市等20家医院。

还有一些粉丝基数较少的粉丝站与后援会在自己个体能力有限的情况下,选择放下平日恩怨,互享资源联合在一起应援武汉。据目前网络上的数据来看,至少已经有上百家艺人粉丝共计数千个粉丝站参与到了这次抗疫公益行动中,不仅捐赠额度大,透明度和送达速度也都得到了大众的肯定。

那么,“饭圈女孩”为何能在这个关键时刻产生如此巨大的作用?首先,每个成熟的饭圈组织都有专门负责公益的部门,为了维护偶像的公众口碑,公益应援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常规的粉丝应援模式,它的KPI与代言解锁、销量打榜同等重要。不少明星的后援会不但会分享他们参与的公益活动,跟随偶像的脚步捐款捐物,还会成立公益基金,精心策划大型的公益项目,实现能够触达路人的广泛传播。

例如在饭圈影响力十分广泛的“玉米基金会”,它由李宇春的粉丝设立,多年来募集善款超过1400万元,不仅资助了多名贫困白血病、先心病患儿和听障儿童,还援建了玉米博爱卫生院、博爱学校等。这次疫情中玉米基金会也筹集了包括李宇春个人捐款在内的善款131万元。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大部分“饭圈女孩”来说,做公益已经是轻车熟路的常规“操作”,在一次次公益行动中,她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非常了解如何与官方公益组织联系并沟通,怎样建立自己的物资供应渠道。

第二,粉丝们分散在各省各地,并来自于各行各业,这就相当于一张强大的信息网,能在短时间内各尽其能打探到当地可以利用的资源并汇总。同时,粉丝们在日复一日打榜、反黑、做物料的过程中,早就练就了过硬的反应速度和耐心,这种“战斗力”用在对武汉的驰援上,自然会取得稳定的效果。

第三,在饭圈,凡是涉及到“钱”的相关动作,都会受到自家粉丝和对家粉丝的严格监督与质疑,一旦出现差错,就会遭到整个饭圈的吐槽,甚至上升到艺人本身,带来负面评价。所以,后援会在做公益的过程中会慎之又慎,事无巨细都要透明、公开,以博得外界的信任。所以在这次捐赠的过程中,从联络物资,到物流监控,再到明细整理,“饭圈女孩”都表现出了绝对的专业性,甚至得到了疫区当地受捐赠医院的赞赏。

近年来,随着饭圈文化的日趋成熟,“饭圈女孩”的影响力也在逐渐扩大,但在猛刷“存在感”的同时,饭圈中的一些“暗面”也让不少人对这一群体嗤之以鼻,认为她们只会撕逼和“氪金”,对社会毫无益处。但在这次疫情中“饭圈女孩”的积极响应,让不少网友开始对这一群体刮目相看,而偶像存在的意义或许就是像现在这样,让粉丝们以爱之名聚在一起,形成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相信在未来的更多事件中她们仍将继续发挥自己的所长。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