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4-21

《海贼王》《数码宝贝》也扛不住了!因声优遭限制,新番纷纷停播

原标题:《海贼王》《数码宝贝》也扛不住了!因声优遭限制,新番纷纷停播

2020年4月也悄然而至下旬了,按道理来说,在这样一个新番交接的月份,动漫迷应当倍感兴奋才对的,毕竟扑面而至的全是新鲜滚热辣出炉的番剧,与此同时也夹杂着诸如《数码宝贝》重启版和《魔神英雄传》这般的童年经典的上线。

但这一切都因为年初蔓延的一场疫情,而逐渐逐渐地幻化成梦幻泡影---

01

《R0》之后《海贼王》也扛不住了

据我有限的观察,首先打响4月新番跳票第一炮的当属一部名为《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的第二季新番---

这部作品在动漫迷心目中的地位就无需多言了,而原本怀揣着期待4年之久的心态去等待它上映的动漫迷们,彼时的情绪也必然如同遭受到晴天霹雳般痛苦,唯留空虚在心头之上。

然而《R0》第二季的跳票也只是4月噩梦的开端,紧接随后,我们居然相继看到了诸如《春物》《刀剑神域》《京紫》《柯南》等等人气番剧乃至剧场版电影的延期和撤档通告---

当然,或许对于部分动漫迷来说,如上新番的上映也只是给四月新番季“锦上添花”而已,如果仅仅因为它们的跳票就自认为4月番季已经坠入绝望之谷的话,未免饶有“矫情”的嫌疑了。

是的,不可否认在如上新番宣布延期之后,如今迎来的4月新番季也同样放映了诸如《BNA》《辉夜大小姐》《八男?别闹了!》等等人气番目,前者更是凭借超强大的点播量(仅两集便吸引了超2000万播放),一直霸榜在新番排行榜的首席之上---

再加上诸如《数码宝贝》和《魔神英雄传》等等童年经典的上映,四月新番季还有什么好忧愁的呢?

然而现实是极其残酷的,而如今的事态发展也着实朝着能让动漫迷焦虑的方向前进着。

就当时间到来4月20日,我们居然在海外社交平台上看到了《数码宝贝》和《海贼王》官宣停播的信息---

东映动画:“受疫情影响,我们暂时决定将这两部动画延期播放,而一旦有回归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通告,望大家能够理解”

借用近期大热的广西周某的一句话来描述“不理解是不可能不理解的”,疫情之下,二次元里的所有成员(包括供给侧的商家和需求侧的消费者)通通都是命运共同体般的存在。

不过需要注意了,与同《R0》等提前官宣跳票的新番不同,《数码宝贝》可是一部在播的四月新番呢。这也昭示着我们目前正在追逐的一众新番们并非保本的存在,他们也将会如同《数码宝贝》般不得不暂时向我们挥手告别。

02

《数码宝贝》也只是开始

依据东映的说辞,本次在播的《数码宝贝》之所以官宣挥别的原因就在于“声优工作室的三密状态(密闭、密集、密接)”,而这个现象在疫情蔓延期间的影响是相当严峻的,也是务必被阻止的工作形式。

不过如果你们一直都有留意二次元资讯,那想来也在上周听闻过相类似的事情,彼时一位名为“叶摘田绪”日本动画师在自家推特上对外发布了“4月新番将很有可能在6月面临停播”的预测,而他当时给出的理据也同样关联包括动画制作师和声优在内的一众工作人员的场地隔离,以及目前日本新番所采取的“边播边做”的内容生产形式---

也就是说《数码宝贝》的停播只是开始,接下来我们将会面临到其余一众四月新番官宣停播的信息,并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陆续迎来所谓的“新番空档期”

那这个事情果真到了7月就能够缓解吗?而集中跳票的动画番剧又是否能够在7月迎来百家争鸣的局面呢?(原本的四月新番+计划在内的7月新作一同井喷)。

我的看法是“并不那么理想”

毕竟就在前两天,那部已为无数动漫迷翘首期待了数年之久并原初定档在6月27日的《EVA》最终剧场版也官宣撤档了---这也代表着日本动画行业对7月份的普遍看衰情结,真正的新番凯旋或许还真的会遥遥无期呢(值得注意,除了如上作品停播之外,也还有着诸如《光之美少女》《宝可梦新无印》等等动画,基本可以确凿6月新番寒冬的可能性了)。

那该怎么办?难道动漫从业者和一众喜好者们也就只能如同狂风骤雨中一叶浮萍,命运只能交给老天爷来抉择吗?

放心吧,作为这个星球目前唯一一群能够对得住万物之灵长头衔的生物,人类终将会慢慢适应过来的---

03

解决之道

如果你们一直都有留意疫情发展的最新消息,那想来也应当清楚此次的影响并不可能在短期内消失殆尽,更有可能成为每一年都会卷土重来的“类流行病”

这也代表着保持社交距离,减少娱乐出行,出门佩戴口罩,勤奋洗手等等行为将会成为一种社会的习俗共识,成为每一个人在每时每刻都必须遵守的社会规范。

而与此同时,过去的那种务必聚集人群在某个大型办公楼从事生产活动的方式,也应当会被崭新的工作形式取代---毫无疑问,这必然就是所谓的“云工作”。

是的,与其假手于老天爷,希望他老人家能够尽早退散疫情,还不如寄希望于动画公司们的生产改革,好让声优和动画师们也能够通过远程网络的方式制作和录制动画必须要的素材。

当然,转型的成本一定是极其高昂的,需要的转型时间也必然会是相当漫长的,但即便如此,在如此一场疫情影响之下,各大动画制作公司也只能够被迫接受,不得不走上改革转型的道路。

不过作为置身于如此进程中的一名成员,我们也勿须过分悲情,就正如工业革命刚开启的初段人们不得不面临失业困扰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随意工业革命的技术逐渐普及,随着人们的适应和自我改善,我们终究会发现这次改变所能够带来的生产力红利。

“云工作化”已经提倡10多年了,如今恰逢疫情的裹挟人们终究被迫走上了加速转型的道路,虽有难捱的过程,但我相信未来的动画制作行业终究会迎来光明高效的前景。

好了,这期内容就到这里,欢迎在下方评论区发表你们的看法。

请收藏和转发,谢谢!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