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7-31

同行网络“投黄”辣眼睛:荔枝微课、千聊四年旧账重翻

原标题:同行网络“投黄”辣眼睛:荔枝微课、千聊四年旧账重翻

业务内容高度重合,且公司总部均在广州的两家在线教育平台——荔枝微课、千聊,二者四年前的一场纠纷诉讼,又重新回到了公众视野。

7月27日,广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千聊不正当竞争案件案件,择日判决。

由于此次不正当竞争的手段为通过发布涉黄信息打击对手,实在过于非主流,因此眼下关于该事件的讨论热度仍在持续升温。

公开资料显示,荔枝微课所属公司为广州森季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广州森季”),去年年底改名为改名为深圳十方融海科技有限公司,千聊所属公司为广州沐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广州沐思”),广州思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广州思坞”)为其关联公司。

7月30日,时代周报记者分别拨打两家平台的官网电话询问该案件最新进展情况,截止发稿,荔枝微课未进行回复;而千聊客服人员则表示自己不负责也不清楚此事。

同日,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竞争法委员会秘书长魏士廪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上述侵权事实清楚无误,则千聊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

三次“投黄”攻击

梳理此次案件,时间最早追溯到2016年10月20日。

这一天,多位非活跃用户登录荔枝微课,使用“创建课程”功能。然而,他们创建的并非课程,而是30段涉及淫秽等方面的违规视频。

根据荔枝微课官网资料显示,该平台于2016年6月刚刚上线,仅四个月时间便出现上述情况,加上非活跃用户、淫秽违规视频几个元素,很容易使人联系到,系竞争对手恶意使绊。

但彼时,荔枝微课并未有所行动。由于及时发现,并对内容进行拦截与账号封号处理,此次攻击并未造成严重影响。

第一次未得手,那肯定就有第二次。2017年3月8日晚间,又有用户上传3段淫秽色情视频和50多张淫秽图片。

随后,“荔枝微课”域名“lizhiweike.com”被微信风控团队封禁7天。

然而,这仍未结束。

仅两个多星期后,2017年3月23日,类似事件再度发生。这次,微信将广州森季域名进行了屏蔽。不仅如此,据媒体报道,荔枝微课被“投黄”的同时,竞争对手还雇佣水军恶意举报,更趁机对荔枝微课进行挖人。

遭遇三波“攻击”后,荔枝微课终于坐不住了。

2017年4月12日,荔枝微课向警方报案。通过IP地址、聊天记录等信息,警方很快锁定了嫌疑人。

据媒体报道,该嫌疑人正是千聊平台创始人之一,90后高管薛竣升。自此,上述恶意攻击的幕后黑手被指向了荔枝微课的竞争对手——千聊。

2018年6月,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上述嫌疑人因传播淫秽物品处的行为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折抵不执行。

同时,该分局聘请广东业勒司法会计鉴定所对上述案件荔枝微课的损失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为,荔枝微课本次损失价值达200余万元。

为弥补损失,2019年7月,广州森季对广州沐思、及事件相关的广州思坞等公司和个人进行起诉,要求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及210.8万元的赔偿。

魏士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上述行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没有那么细的明文规定,但该行为的本质就是不正当竞争。

“该法其中有一条条款要求经营者经营需遵循诚实信用与基本商业道德,该条款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带有兜底性质的条款。也就是说,当那些典型不正当竞争行为无法涵盖时,就可以引用这一条款。”魏士廪表示。

市场前景广阔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之所以对荔枝微课进行“投黄”攻击,主要还是因为双方互为竞争对手。

“荔枝微课,是一个免费使用的在线教育平台。平台支持零门槛开课,支持微信公众号、APP和电脑多种方式听课,拥有语音、图片、PPT、视频、音频等多种讲课模式,让讲师便捷高效地开课讲课;平台课程内容丰富多样,包含自我成长、情感关系、职场提升、投资理财、育儿教育等各个方面,帮助学员轻松实现自我提升。”在官网的平台简介上,荔枝微课这样写道。

在千聊官网的公司简介上,也写着:“千聊基于知识生产、用户需求和内容变现,聚合知识付费、用户运营、营销推广、社群运营、训练营等工具功能,为B端客户提供有底层规律和实践性的底层工具以及可信赖的知识服务解决方案。同时,千聊拥有微信端、APP端、PC端、小程序等多终端,满足C端用户多种碎片化学习场景,让用户高效快捷获取智慧解决方案。”

不难看出,双方的主营业务高度重合。不仅如此,成立时间也十分相近。

资料显示,荔枝微课于2016年6月正式成立并平台上线,而千聊则早约三个月,于2016年3月正式成立。

相近的成立时间、相似的业务内容,荔枝微课与千聊注定成为竞争对手。

目前,双方的业务规模也十分相近。2019年,千聊CEO朱峻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三年时间,千聊的注册用户已过3亿;同年,荔枝微课也表示,自己的累计使用人次超过3.5亿。

双方的比拼,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在线教育市场的火热与竞争激烈,尤其进入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这一趋势愈发明显。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23亿,较2018年底增长2.22亿,占网民整体的46.8%;手机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20亿,较2018年底增长2.26亿,占手机网民的46.9%。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4041亿元,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4538亿元。

市场有前景,自然吸引更多玩家入场。据媒体报道,2020年1-5月有超过2万家相关企业注册成立(全部企业状态),平均每天新增140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25万家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就荔枝微课与千聊所在的知识付费平台来看,眼下也有小鹅通、短书、略知、网易云课堂等竞争对手,荔枝微课、千聊并未表现出明显优势。对两者而言,未来或许还将面对更加激烈的竞争压力。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