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9-24

还4亿只是节目效果,罗永浩《真还传》背后:网红直播有多赚钱?

原标题:还4亿只是节目效果,罗永浩《真还传》背后:网红直播有多赚钱?

罗永浩的《真还传》更新了!

“始于2018年底的6亿债务到今天我们已经还了快4个亿了。”9月23日晚,罗永浩在综艺节目《脱口秀大会》上表示,不出意外的话,剩下的预计未来一年可以还完。

罗永浩还调侃说,在债务还清后,要拍一部还债纪录片,就叫《真还传》。这一说法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开来,老罗也被网友誉为“真男人”。

不过节目播出后不久,罗永浩在微博上解释称,在综艺节目上的表述只是节目效果,实际情况是欠银行一个亿,目前已经还完了。对此,有不少网友表示,靠直播带货,老罗还是挺能赚钱的。

从锤子手机创始人到目前的抖音直播带货一哥,罗永浩顺利完成转型的同时也摆脱了“老赖”的称号。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目前以没有罗永浩(锤子科技创始人)相关的执行信息(存在同名的执行信息)。

告别“老赖”名单

老罗仍任锤子相关公司董监高职位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称,此前,罗永浩曾因欠江苏辰阳电子有限公司370万元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人员名单,丹阳法院表示,该案在执行过程中达成执行和解,在今年6月份已经全部履行完毕。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目前已没有罗永浩(锤子科技创始人)相关执行信息,但存在5条罗永浩同名的执行信息。

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罗永浩,锤子科技创始人、牛博网创始人、前新东方名师,曾以强烈个人风格吸纳大批粉丝。自2018年锤子科技便出现多起因债务被冻结资产案件,罗永浩也与“还债”一词捆绑在了一起。

2019年11月3日,罗永浩被限制消费的消息迅速成为网络热搜。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丹阳市人民法院限制消费令显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罗永浩被限制消费。

当天罗永浩在微博中回应称,在过去的10个月里,锤子科技已还掉3个亿左右的公司债务,本人也以各种方式筹款帮助公司还了其中的数千万。罗永浩表示,未来的一段时期会把债务全部还完。

此后,罗永浩的名字偶尔出现也是与“还钱”“翻车”“卸任”等负面词语相关。罗永浩也常常在多个场合主动提到自己“正在努力赚钱还债”。

据企查查显示,罗永浩目前自身风险为11条股权冻结信息,关联风险为892条,其中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锤子软件(北京)有限公司、成都野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被限制高消费,罗永浩仍担任上述公司董监高职位。

还债之路漫漫

多次创业后选择直播带货

限制消费令实施后,罗永浩在还债之路上一直狂奔,可谓赚钱“拼命三郎”。他先是参与创办小野电子烟,随后又加盟了生物技术公司Sharklet。2019年12月3日,罗永浩再次创业,在“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上推出Sharklet 鲨纹抗菌技术,宣布将售卖以Sharklet抗菌材料制作的地平线8号抗菌儿童背包、地平线8号铝镁商务旅行箱、情趣用品。

同时,罗永浩也首次公布自己成为Sharklet Technologies公司的全球合伙人。不过所谓“鲨纹抗菌”出道即巅峰,后续大众关注度不高。

三个月后,罗永浩在其个人社交平台宣布,将开启直播带货创业。2020年,直播带货持续破圈,疫情促使消费转向线上,直播带货再次受到多方关注。

4月1日晚11点,新晋直播带货主播罗永浩在抖音完成了直播首秀。数据显示,整场直播持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直播新人罗永浩创下了抖音平台目前已知的最高带货纪录。4月10日第二次直播,交易总额4000万元,总销售件数超43万,累计观看人数超1142.72万(截至4月10日晚10点)。

锤子科技之后,罗永浩做过社交软件聊天宝、被禁网售的电子烟、鲨纹抗菌技术产品再到直播带货,他的创业似乎一直在路上。

回忆当年,夸下要收购苹果海口的锤子,也将成为一代人心中的记忆。“给我时间,我可以让你们所崇拜的手机品牌都倒闭。”曾经的豪言壮语也变成了默默退出。

10月31日,在坚果手机发布会现场,曾任锤子科技首席运营官的吴德周以新石实验室总裁的身份表示,除了罗永浩以外,原锤子科技的软硬件核心团队都加入了字节跳动,罗永浩已经离开了坚果手机团队。

一年还债近1亿

直播带货真这么赚钱?

昨晚,罗永浩带着一年还债4亿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尽管罗永浩随后回应仅欠1个亿已还完,但部分网友依旧表示,发现了直播带货的赚钱能力可观。

2019年,直播带货持续火爆,李湘、谢霆锋等颇受关注的演艺界人士的加入,也引发了大众对于“电商直播”、“带货”的热议。2020年疫情再次助力直播带货破圈。

罗永浩第一场直播销售额达1.1亿。据业界推测,罗永浩按照行业惯例,能拿到占销售额20%的佣金。所以其直播首秀差不多就能拿到2200万元左右的佣金,再加上代言费、签约费及直播打赏的提成,老罗一场直播收获不菲。

8月7日的一场直播更是创下了2亿的销售额,老罗应该能拿到约4000万的佣金。不过此后的直播中,罗永浩的带货销售额和流量开始滑梯式下滑。老罗的赚钱能力还能否持续保持高水平,令人怀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调查了解到,伴随直播带货热度扶摇而上,头部主播已赚得盆满钵满,且不断出圈。但事实上,行业二八效应日益显现,艾媒研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网络主播平均月工资在一万元以下的占比为45.0%,其中收入在4500元-6000元之间的主播占比最高,为23.5%;收入在一万元以上的主播占比为54.9%,其中收入在5万元以上的主播仅占4.1%。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2020年,直播带货行业有望从“人带货”到“货带货”。同时资源、资本、流量、品牌会越来越向头部聚集,带货人群也将不断下沉,人人都可以成为带货主播,带货市场会迎来更大的竞争和挑战。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子姣 编辑 徐超 赵泽 校对 李世辉

聚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