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10-04

美国疫情下的社会心理:个体成统计数字消磨同情心,年轻人更“值得”治疗引争议

原标题:美国疫情下的社会心理:个体成统计数字消磨同情心,年轻人更“值得”治疗引争议

根据Worldometer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0月3日6时30分左右,美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759万例,累计死亡超21万例。从CDC统计数据来看,死者中有80%的人在65岁以上;占总人口不到14%的非洲裔美国人死亡人数占比超过20%。

美国媒体近日刊文指出,在这场造成众多死亡的疫情中,当遇难者不再是鲜活的个体,而成了统计数字的一部分,人们的同情心难免变得冷漠。此外,由于政策制定者往往被认为应该使人们存活总年限最大化,年轻患者比老年患者更值得救治,这样的年龄偏见引发了疫情政策中的争议。

个体变为统计数字,同情变成冷漠

“我们国家的同情心,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爱和关切已经到达了历史新低点,以至于我们已经无法真正刻骨铭心地去感受这场巨大的损失吗?”美国《大西洋杂志》上周一篇报道了援引了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一名社会学家罗里·皮克的话提出质疑。

9月下旬,美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累计超20万 图据新华社

在他看来,在疫情期间,一张张死者尸体袋的照片没有产生像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这类灾难中的效应。杂志文章的作者奥加·卡赞也感叹,当大量死亡造成后,遇难者不再是个体,而成了统计数字的一部分,人们的同情心难免变得冷漠。

然而,卡赞也提出了对同情心缺失的另一种解释:在一个白人和中青年占据人口主体的美国,因感染COVID-19而死亡的患者大多是非洲裔和老人。在她看来,白人在心理上将少数群体归类为“外来群体”,对其产生较少共鸣。

她还指出,年龄歧视也会减弱人们照顾老人的能力。这一点从以往一些研究结果就能看出,在全球范围内,人们对老年人生活的重视程度普遍不如年轻人。在决定生死问题的时候,往往漠视老年人,甚至连老年人自己也是如此。

“道德机器实验”:两害相权的艰难决定

卡赞介绍了来自2018年的“道德机器实验”说明这一现象。该实验邀请参与者决定,如何为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游戏编程。先是给他们看了两个图像,分别是一辆失控的汽车撞入不同人群或动物的样子,然后告诉他们,如果让汽车向前行驶,会撞死三个小女孩和两个成年男子。但如果让车向右转,就会撞死两名老年男子和两名老年女子以及一名年轻女子。看他们会选择直走还是右转,宁愿撞死谁。

麻省理工学院设计的“道德机器”在线实验

这个实验几度广泛传播,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数百万人参与过。通过这个实验,研究人员可以依据国别来判断偏好。所有实验的结果显示,人们倾向于挽救更多生命,挽救人类的生命,挽救年轻的生命。在各种人群中,婴儿、儿童、怀孕女性、男性和女性医生在模拟车祸场景中更有可能得到挽救,而老年男性和女性得到挽救的可能性最小,位次仅高于狗、罪犯和猫。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实验参与者中,年纪较大者选择在模拟车祸中牺牲老年行人的倾向性更小,但最终还是会做出这一决定。这让卡赞想起,年过古稀的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Dan Patrick)就曾说过:“作为一名老年公民,您是否愿意用自己生存的机会,去换取一个能够爱护子孙后代的美国?如果这是交换条件,我也义无反顾。”这种牺牲老年人保全年轻人的倾向其实在每个国家都存在。

当人的生命被量化,疫情政策引争议

牺牲老年人来保全年轻人,这一点在疫情暴发高峰期表现更为突出。如在意大利,医生不得不以年龄划界,来决定如何分配稀有的呼吸机。

卡赞还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5月的一篇论文为例,里面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医生对医院配给呼吸机的建议。“最大化利益需要考虑对治疗结果的预测,即在治疗后,患者可能存活多久。这也意味着,要优先考虑年轻患者和并发病症较轻的患者。”文中说。

疫情最严峻的时期,按存活可能性“筛选”病人的艰难抉择曾在多国出现 图据英国《卫报》

“也许在全球范围内,我们已经把年轻人比老人重要的思想根植于心了。”卡赞说。她还列举了另一篇报告显示,人们更愿意为年轻感染患者提供呼吸机,而不是给年纪较大的人。即便是他们被告知,这样做可能会牺牲老年患者的性命,还是会坚持这样做。

“道德机器实验”并非没有遭到非议。还有其他研究人员展开了一项比较研究,发现人们其实更愿意每个人都能得到平等治疗,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换句话说,人们不想牺牲老人,只不过他们不想因此而被迫牺牲年轻人。如果可以的话,任何人都愿意“平等对待每个人”,只要他们不需要做取舍。

从这些实验结果中显示出的年龄偏见,已经引发了疫情政策中的争议。虽然有些专家认为,政策制定者应该使人们存活的总年限最大化,那么年轻患者比老年患者更值得救治。但也有人指出,五十多岁的人可能对经济更有用,因为他们拥有20岁年轻人所没有的技能和经验。

红星新闻特约记者 王薇

编辑 张寻

聚合阅读